1. <rp id="abwm9"></rp>
      <li id="abwm9"><acronym id="abwm9"></acronym></li><em id="abwm9"><strike id="abwm9"></strike></em><th id="abwm9"><track id="abwm9"></track></th>
    2. <progress id="abwm9"></progress>
        <rp id="abwm9"><object id="abwm9"><input id="abwm9"></input></object></rp>

        <li id="abwm9"></li>

      1. 《孔子》:以詩意想象 還原“春秋氣象”

        2020-09-29 10:17:00 來源:大眾報業·海報新聞 大字體 小字體 掃碼帶走
        打印

          9月28日,在孔子誕辰2571周年之際,由山東省文化和旅游廳出品、著名藝術家張繼鋼執導、山東省話劇院傾力打造的山東省重點舞臺藝術創作項目——話劇《孔子》,今晚在山東省會大劇院進行了世界首演。

          

          據介紹,話劇《孔子》從2017年開始策劃,歷時三年嘔心創作,五易其稿,是一次藝術的遠征。該劇以春秋末期社會為時代背景,從春秋氣象的展現,話劇戲劇性、矛盾沖突的探索,語言藝術的呈現等各方面,經歷了無數次的嘗試和排演,還多次去曲阜采風學習,汲取創作靈感,最終將這位至圣先師的光輝形象詩意地立上舞臺。

          導演張繼鋼告訴記者,《孔子》突破傳統話劇的表現方式,大膽運用“構成”的戲劇樣態謀篇布局,凝練出“君子”“進退”“為政”“去國”“見南子”“困境”“渡河”和“彼岸”八場意象,融合戲劇、戲曲、音樂、舞蹈、美術等多種藝術元素,以超現實的表現手法,營造出一種特有的春秋氣象,展示出思辨美、惆悵美、宏闊美、空靈美,舞臺呈現令人耳目一新。

          “該版本的《孔子》是一部確立了‘詩劇’品格的劇,將大大顛覆原來人們對于孔子的認識,使孔子的形象更加豐滿和完整。”張繼鋼說。

          山東省話劇院院長董旋介紹,山東省話劇院此前已經創排過話劇《孔子》的兩個版本,“孔子情結”一直根植在他們心中。對于由張繼鋼導演的2020版話劇《孔子》,董旋表示,“它將確立新時期我們劇院的藝術風格,會成為山東省話劇院新的代表作、看家戲,也必將為中國話劇創新發展打開一個新的視野。”

          山東藝術學院教授、文藝學博士、戲曲研究專家周愛華認為,《孔子》從嚴格意義上說是一部創新話劇,它以人物為中心擷取多個事件,突破了傳統話劇的常見結構,由一個個相對獨立的小故事按照時間順序編織在一起,散文詩式地呈現了孔子跌宕起伏的人生歷程,并將其主要思想貫穿其中,對于普及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具有重要的創新意義。

          “孔子作為‘千古圣人’,文獻中記載流傳下來的故事很多,此劇重點表現其施展社會理想過程中所經歷的內心彷徨以及所面對的艱難處境,最終以滿懷抱負不能實現的無奈和挫敗作為結局,為觀眾留下余味,引人深思,具有較強的社會意義,體現了創作者的創作追求,如夢似幻地展現了孔子的傳奇人生,使這一古老題材獲得了年輕化、時尚化的藝術表達,給觀眾帶來非常新穎的觀劇體驗。”周愛華說。

          據悉,話劇《孔子》首演前兩場為9月28、29日,由于門票供不應求,為滿足觀眾們對話劇《孔子》的期待,制作方又在30日14:00增加了一場演出,以期讓這部高水平的經典劇作走近廣大文藝愛好者。(記者楊帆)

          專訪話劇《孔子》編劇之一張華:在孔子光照下的一次詩意跨越

          孔子本身是一個跨越了2500年時空的存在,也是中國文化中“堂吉訶德”式人物的最大代表。用太寫實的手法,很難寫出詩意和象征意義,也不可能跨越2500年的時空,實現古今對話。所以,正如張繼鋼導演所說,有了構成和象征,《孔子》才最終找到了創作的自由狀態。

           

          音樂編排董樂弦:音樂古為今用,“知音”最是難求

          音樂是穿越時空、跨越地域最直接的介質。讓話劇《孔子》古意爛漫,少了音樂就如同珍饈少了鹽。孔子本人,也是一位音樂大師,他聽到韶樂,曾經“三月不知肉味”。而為話劇《孔子》做音樂編排的作曲家董樂弦,為了找到合適的音樂定位,在“古”與“今”之間做了細致的權衡。七個音符之間反復推敲,用足了功夫。

          服裝設計宋立:“春秋”顏色,不止于想象

          在本劇服裝總設計宋立看來,讓《孔子》全面呈現“春秋氣象”,就是要把這種意象搬到舞臺上,搬到觀眾眼前。經歷了大量參觀、實證以及突破性的創造以后,她以多年來精湛的經驗,以及極高的標準,塑造了話劇《孔子》中春秋的顏色。全劇近300名角色,角色多種多樣,所有的服裝設計都要一針一線精確到位。單是主角孔子,就有6套服裝設計。“從青年到老年,服裝的造型、色彩、材質都有變化,不光是區別身份,更要契合人物的處境與內心。”宋立說。

           

          舞美羅江濤、視覺陳洪達、燈光張威:合力創造超越時空的“意境”

          如果說編劇導演賦予作品之“魂”,演員賦予人物之“神”,服裝造型賦予角色之“形”,那么舞美、視覺、燈光等部門,則著力營造舞臺之“境”。他們,往往在最后階段出場,是來之即戰的實戰派。

           

          舞美羅江濤:

          話劇《孔子》所打造出來的舞臺空間,從設計之初,就沒有去刻意追求兩千多年前的風貌。“因為從服裝、道具等就已經將那個年代展現出來了。”舞美設計羅江濤告訴記者,根據《孔子》的整體藝術審美,整個舞臺空間設計得更加抽象、更詩意、更現代、更浪漫,沒有在細節上去追求“春秋”的年代感和歷史感。

          視覺陳洪達:

          陳洪達是話劇《孔子》的視覺設計,他主要負責整臺演出的投影部分,投影在舞臺中所占比例很大,是最直觀的視覺體現。在一開始構思的時候,張繼鋼導演確定了投影設計應該融合在整體舞臺風格——中國傳統水墨中,“傳統水墨的特點是意有境而形無邊,而且飽和度低,這對視覺來說很難在舞臺上發揮烘托氣氛的作用。”依托于此前流行文化的設計經驗,陳洪達在《孔子》的設計中做了很多混搭和跨界,比如劇中出現的火燒云,視覺上沒有還原這種自然景象,也沒有直接用水墨筆觸,而是將巖石紋理來替代云朵,填充火燒云的燦爛色彩,去打造一種充滿歷史、自然、水墨的感覺。

          燈光張威:

          舞臺是畫布,燈光是畫筆。彩排期間,燈光師張威是沒有休息時間的,演練時要調光,休息間隙他要進行整理。張威告訴記者,話劇《孔子》的燈光設計在完成舞臺寫實照度和氣氛需要的同時,還著重考慮了劇情需求:“比如在同一場景下,出現了完全不同的戲劇沖突,燈光需要滿足不同的氣氛和變化;除此之外,還運用了造型光及特殊效果光強化人物內心的情感變化。”

           

          無論是舞美、視覺還是燈光設計,都是依托劇情而存在,它們是《孔子》的華彩外衣,也是《孔子》靈魂的最好裝飾。

        責任編輯:劉新
        分享到:
        三级片电影网站,色三级床上片电影完整版,夫妻性生生活视频全过程